-那幾個男人被打倒在地上,也就隻有求饒的份兒了。

“對不起,我們錯了,我們再也不敢說你女朋友了。”

“求求你們寬容大量,就饒過我們這一次吧。”

這些人就跟網上的鍵盤俠一樣,要是不好好的教訓他們一次的話,永遠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。

“可以呀,那你現在馬上就跟我的老婆道歉。”厲雲州說著就把柳笙笙給拉了出來。

柳笙笙站在了他們的麵前,他們看了柳笙笙顏,雖然有些不甘,但礙於厲雲州的威嚴,還是低著頭道歉。

“對不起是我們的錯夢,不該背後嘲笑你議論你。”

我發誓我們以後再也不敢在背後議論你了,如果再議論你的話,我們就背後自己扇自己的耳光。”

柳笙笙也不想跟這些人一般見識,手挽著厲雲州的手,轉過頭就朝著報名的方向走去。

“罷了罷了,不想跟這些人一般見識,說多了也冇有用。”

“如果誰要是以後敢欺負你的話,那就是跟我作對。”厲雲州對柳笙笙溫柔的笑著。

這可是自己捧在手心裡麵的寶呀,誰敢欺負呀。

柳笙笙當場就笑了。

走到了報名的地方,報名的座位之上,坐著一個老頭戴著,一個眼鏡看了柳笙笙一眼又看了厲雲州一眼。

“你們要報名嗎?是誰報名呀?”

說著思想就停留在厲雲州的身上,畢恭畢敬地詢問:“是這位先生嗎?是這位先生要報名嗎?”

那老頭這樣的厲雲州風度翩翩,你覺得是不凡之人,一看就是一個聰明的男人。

柳笙笙站在老頭的麵前,用手指頭指了指自己。

“是我是我呀,我要報名看到我不像是報名之人嗎?”

老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柳笙笙,發現隻是一個小姑娘搖了搖頭。

頗有一些看不起的姿態說。

“不會吧,小姐你要報名你不會是在跟我們開玩笑的吧?。”

“小姑娘,您真的會下棋嗎?”

老闆的心裡麵,這世界上冇有幾個小姑娘是會下棋的,不過聖道這玩意兒罷了,就跟過家家一樣。

柳笙笙知道一般女孩子很少會下棋的,可自己從小到大都會下象棋,早就已經熟能生巧了。

柳笙笙笑著對老頭說:“老頭你可不能對女人有偏見呀,怎麼女人就不能不會下象棋嗎?我說我要報名那就報名。”

老頭放下了眼鏡,一副無奈的表情,歎息了一口氣。

“姑娘呀,不是不給你報名,報名是可以的,但是呢,要進入初選前一百名才能進行國際比賽。”

“恐怕你連初選都進不去,你又何必報名呢?”

柳笙笙氣得一巴掌拍在桌子之上,把老頭嚇了一大跳,隨後柳笙笙盯著老頭的眼睛,一字一頓地說。

“我說我要報名,那我就要報名,你管這麼多事情乾嘛?”

“你管這麼快,你家住在海邊嗎?”

老頭冇有辦法,看到柳笙笙氣勢洶洶的樣子也不敢反駁了,立馬就在登記上寫好了柳笙笙的名字與電話。

一邊寫字還一邊說。

“好了好了,小姑娘你可不要罵人,名字已經給你寫好了,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。”

柳笙笙輕輕的哼了一聲,不滿的拉著厲雲州就往外麵走。

這老頭的語氣,厲雲州的心裡麵聽的也不是很好受,一邊走一邊安慰柳笙笙。

“好了,老婆,你彆生氣彆難過了,那些人就是目光短淺,我相信你一定能夠贏得比賽的,到時候打臉眾人。”

柳笙笙並冇有說話,挽著厲雲州來到了樓下,站在車子底下說。

“我早就已經習慣了,很多男人對女人都是有偏見的,不過我也不去反駁他們,因為我喜歡用實力說話。”

厲雲州把拳頭舉起來,一下子就笑了:“好好好,很好,老婆,這樣我很喜歡,不愧是我喜歡的女人。”

柳笙笙鑽進了車子裡麵,打開車窗:“小傢夥說想吃草莓,怎麼去買一些草莓吧。”

厲雲州也鑽進了車子裡麵,開著車忍不住說了起來。

“這個小傢夥天天就知道吃東西,已經化成一個小吃貨了,要是不控製點兒,到時候會長成一個小胖子。”

柳笙笙心裡麵也是這樣覺得,雖然長得胖比較可愛,可終究還是身體比較重要。

“你說的對,以後我少給他吃一點巧克力,這傢夥太喜歡吃巧克力了,吃多了,確實對身體不好。”

過了一會兒之後,他們就來到了水果店。

買了好幾盒回到了家裡麵。

她回到家裡麵,看見小傢夥還在寫作業,搖晃著手裡麵的草莓。

“小傢夥還在寫作業呢,看看媽咪給你買了什麼。”柳笙笙笑起來甜甜的,旁邊的厲雲州嫉妒死了。

什麼時候這個女人也能對自己這麼笑就好了。

好像這個願望是一個奢望一樣。

小傢夥聽到柳笙笙的聲音,從椅子之上跳了下來,立馬就撲到柳笙笙的懷裡麵,看著柳笙笙手裡麵的草莓。

喜不自勝地抬起了頭。

“那麼你對我太好了吧,我讓你買什麼你都記得,居然還記得給我買草莓。”

“那是當然了,怎麼樣?作業寫完了嗎?”柳笙笙親親的揉了揉柳子晗的腦袋。

柳子晗拿起草莓就吃了起來,準備塞一顆給柳笙笙的嘴巴裡麵,柳笙笙推了出去。

“不用了,你自己吃就好了,媽咪不是很喜歡吃草莓。”

“那好吧,那我就自己吃了。”

厲雲州看著他們兩個人的對話,彷彿自己是一個空氣一樣。

看到柳子晗手裡麵的草莓笑嘻嘻的湊了過去。

“寶貝兒子,你為什麼隻問媽咪不問問我呀?爸爸也想要吃草莓呢。”

柳子晗把草莓抱在手裡麵,坐在椅子之上,一邊寫作業一邊吃草莓。

“我纔不要給你吃呢,這是我的是媽咪給我買的,又不是給你買的。”

厲雲州欲哭無淚,想了想還是不要跟小傢夥一般見識了。

厲雲州隻好走進廚房裡麵做飯,一邊做飯一邊轉過頭詢問柳笙笙。

“對了,最近公司裡麵的事情多嗎?”

柳笙笙坐在沙發上麵看著電視:“嗯,挺多的,最近準備買一個樓盤。”

“買什麼樓盤,給我看一看,我可是專業的。”厲雲州用手在圍裙之上擦拭了一下,就來到了柳笙笙的麵前。

柳笙笙把手機遞到了厲雲州的手裡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