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都受傷了,趕緊坐下吧,彆這麼拘束。”柳笙笙坐下來說。

看著他們受傷的模樣,很是心疼。

他們都是公司裡麵很得力的員工。

那些員工們害怕柳笙笙擔心,一個勁兒的說:“老闆放心吧,我們身體強壯的,不會因為這點事情就影響我們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們冇有什麼大礙,過幾天就好了,絕對不會影響公司的進程。”

柳笙笙揉著眉心,哭笑不得:“你們呀,真是要笑死我嗎?”

受傷了就回去好好的養傷,上什麼班??”

“你們都回去吧,工資照常上會給你們一些補償。”

員工麵麵相覷之後都笑了,一個勁兒的衝著柳笙笙表示感謝。

“那就謝謝老闆了,世界上,哪有這麼好的老闆呀。”

柳笙笙示意助理跟著自己走了,出去助理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。

助理走在柳笙笙的背後,聽見柳笙笙說:“帶上幾個人跟我走去周千家裡。”

助理懵懵懂懂的摸著腦袋:“去周千的家裡乾嘛呀?”

“當然是砸玻璃了。”

柳笙笙語氣淡淡的說著,她這個人,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誰要是惹她,那她奉陪到底。

助理心裡一爽,一溜煙的就跑了。

很快,柳笙笙就帶著好幾個人來到了周千的家門口,周千家是平房,現在周千冇有在家裡麵。

玻璃擦得那是乾乾淨淨的。

柳笙笙盯著那些一塵不染的玻璃說:“真是一個愛乾淨的女人,主要現在都去把玻璃全部都給我砸爛!”

幾個男人長得非常的強壯,大搖大擺的就去砸玻璃,拿起石頭砰的一聲就砸了下去,那些玻璃被砸成了碎片。

周千正在睡午覺,就聽見了劈裡啪啦的聲音。

翻了一個身不耐煩的抱怨著:“這哪裡傳來的聲音呀,真的是煩死了。”

唉,實在是太困了,周千準備繼續睡覺。

結果聲音越來越大聲,實在是受不了了,蒙著枕頭的她爬了起來,當看到玻璃被下砸的稀巴爛的時候,整個人化身一座雕像。

氣急敗壞地走了出去,看著正在砸玻璃的一群男人,人已經傻了。

“你們這是乾什麼?……”

“你們這是欺負人是不是?”

“信不信我馬上就報警了?”

周千指著那些男人一個兩個的氣勢洶洶的說,柳笙笙從人群之中擠了出來。

周千頓時人已經傻了。

不知柳笙笙為何會出現在這裡。

柳笙笙挺胸抬頭的盯著周千:“嘛,是不是很意外?難道你忘記了,你做了好事兒嗎?”

周千冷冰冰的說著,他們公司的玻璃可比這裡貴好幾倍,恐怕不隻是幾百塊錢的事情,而是上萬。

就這麼跑了,想的倒是挺美的。

周千為了撒氣全然不顧,後果自然是不願意承認的。

她表麵上卻很硬氣:“你在說什麼?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?”

“你都把我開除了,我根本就冇有去過公司,怎麼可能會砸玻璃?你可不要胡說八道!”

柳笙笙把手機給拿出來,監控視頻就擺在了周千的麵前。

“你可彆不承認,我可告訴你,我這裡是有證據的!”

周千看著這個監控視頻,眼睛都在顫抖。

柳笙笙一步一步的走著,他手裡麵拿著一個大大的狼牙棒,嚇得周千連忙後退。

差點就要小便失禁了。

“你這是乾什麼?你瘋了嗎?你現在要打人嗎?”

“不怕我暴擊嗎?到時候跟警察說你故意傷人罪,你可是要去坐牢的?”

柳笙笙纔沒有這麼傻,不至於做這種傻事之所以帶了這麼多的人。

手裡麵,還拿了狼牙棒,是故意嚇唬周千的。

柳笙笙抓住了周千的胳膊,緊緊的抓著。

周千怎麼掙紮都掙紮不了,臉被掙脫的就像是紅蘋果一樣。

一邊掙紮還一邊怒吼著。

“你要乾嘛?你放開我你是瘋了嗎?你要是再不放開我的話,我就報警了,到時候讓警察把你給抓走!”

聽聽!

這說的到底是什麼話!

柳笙笙從來冇有聽說過這麼幼稚的語言。

後麵的黑衣人也跟著笑了。

而周千還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說什麼傻瓜語言,柳笙笙示意身後的人說。

“你們趕緊報警吧。”

周千頓時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就掙脫開來,結果一不小心跌倒在地上。

略顯狼狽的看著柳笙笙:“你要乾什麼?你要報警嗎?真冇想到你還有什麼臉麵去報警,應該是我報警纔是吧,你把我們家的玻璃都給砸壞了?!”

柳笙笙嗤之以鼻的,看著這些廉價的玻璃,她根本就不看在眼裡。

過了一會兒警察來了

警車在門口停下,好幾個警察下來,一過來就把他們給圍攏了。

周千最擅長的就是賊喊捉賊了。

“警察叔叔一定要替我做主呀,他們這群人暴力想打我還把我們家的玻璃給砸壞了!”

“現在還威脅!恐嚇我,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女人?!”

柳笙笙想笑,真的想笑,從來冇有聽說過這麼好笑的語言。

警察叔叔向來是公正的,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但他們一定會還,大家一個公道把所有人都會帶到警察局裡麵去。

大家坐成了一排一排的柳笙笙,低著頭玩著狼牙棒。

周千第一個跑出來給警察告狀:“警察叔叔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呀,是這個女人帶東西來砸了我家的玻璃,還準備恐嚇我,你們一定要把她給抓起來呀!”

警察麵無表情的看向柳笙笙,冇想到這女人長得這麼漂亮,卻是一個混社會的。

“你過來一下,說一說是什麼樣一個情況。”

柳笙笙把狼牙棒扔到手下,坐在了警察的對麵。

“警察叔叔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她說著也把監控器遞給了警察,把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說出來了,警察知道柳笙笙的目的了以後莫名的很讚賞這個女人。

周千人很傻,到現在了還不死心,指著柳笙笙就說。

“警察叔叔他們把我們家的玻璃給砸了,要讓她賠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