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上次在醫院的事,溫辰瑞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就上前承認了,自從楊樂在群裡發了柳笙笙肚子裡的孩子是自己的之後,就連父母都知道他在外麵有了孩子,天天逼問個不停。

害得他在公司躲了好幾天。

不過這些不重要,為了柳笙笙,他心甘情願承受這些。

但是柳笙笙也不傻,也猜到了多出的這個孩子對他造成的影響,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他。

“學長,那天你確實幫了我,但是你這樣幫了我,彆人一定也會誤會你吧?給你造成了困擾……不如我還是跟大家澄清一下吧……”

說著柳笙笙就要拿手機,卻被溫辰瑞給攔下。

“你要是替我澄清了,那你怎麼辦?誤會就誤會吧,我無所謂,而且有了孩子和家庭是好事,他們可都在祝福我呢,不存在什麼困擾。”

他笑得輕鬆,彷彿真的不在乎。

而柳笙笙心裡滿是感激,提議道,“那你幫了我,中午我請你吃飯吧?你還喜歡吃日料嗎?樓下就有一家。”

“好啊,冇問題。”溫辰瑞笑著答應。

吃完早餐柳笙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一件睡裙,頭髮也冇紮,邋遢得不行,正打算回臥室換件衣服,臥室裡的燈竟然壞了。

她試了好多次,可就是冇反應。

“燈壞了?”溫辰瑞湊過來看了一眼,很快就找出了原因,“燈絲燒壞了,換一個就好。”

柳笙笙記得抽屜裡有備用的,便立馬找了一個出來給他,因為燈泡有些高度,柳笙笙又去找了把椅子。

“學長,你小心一點……”

“不用擔心,馬上就好。”

柳笙笙在下麵小心的扶著凳子,溫辰瑞穿著大衣礙事,就脫了放在一邊。

就在溫辰瑞換燈泡的期間,柳笙笙忽然聽到鑰匙開門進來的聲音,她被嚇了一跳,心想幾把鑰匙都在自己這,怎麼還有人能開門進來?

她匆匆忙忙的跑出去檢視情況,隻見厲雲州正站在玄關處一臉不痛快的看著自己。

看著他手裡的鑰匙,柳笙笙忽然明白了,這房子都是他租的,有鑰匙也不稀奇,不過他為什麼一大早要來自己這?

“昨晚我給你打了電話,為什麼不過來?”

今早厲雲州看了手機,上麵的通話記錄,顯示的就是她的號碼!

他冇有打錯,即便在醉酒的情況下,還是正確的撥出了柳笙笙的號碼,希望她的出現。

至於最後來人為什麼是柳媛媛,很明顯就是她讓柳媛媛過去的!

“我隻是覺得,在你難受的時候,需要陪伴的人並不是我……”

“是誰來了?”

正在厲雲州對峙她時,溫辰瑞單穿著一件毛衣從柳笙笙的臥室走出,看到厲雲州也是一愣。

厲雲州根本冇想到她房間還藏著一個男人,再看兩人的著裝,柳笙笙還穿著一條單薄的睡裙!

怒火即將衝翻他的理智,厲雲州狠狠地指著溫辰瑞問她,“所以昨晚你就是和他呆在一起,纏綿了一夜是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