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漁夫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:“那個多不好意思呀,可是小朋友五百多買的呢。”

“要不這樣吧,你每天打個魚給我們家送一些去。”一般在外麵買的魚大多數都不太新鮮,但是他們這樣打上來的就很新鮮了。

漁夫很開心的同意了下來,樂嗬嗬地說。

“怎麼當然可以了,算是給你們送幾千年幾百年,那你們也是虧的,所以我每天要給你們送那個昂貴的魚才行。”

在碼頭休息了一會兒之後,他們就告彆了漁夫,厲雲州開著車子載著兩人回家。

現在夜色還很深,厲雲州開著燈光一邊開著車一邊開著音樂說。

“雖然說這是遇難,對於我們來說特彆特彆的不好,但是呢,能夠讓老婆改變對我的想法,我還是覺得是一件好事兒的。”

柳笙笙看著外麵的夜色,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,感覺太困了。

“你要是再說一句的話,我又要改變對你的想法了。”

這句話嚇厲雲州閉上了嘴巴,不敢多說一句話。

過了好一會兒之後,他們終於到了自己家的彆墅門口隻是天氣有點不好,剛剛開到門口的時候就下起了暴雨。

也不知道最近是什麼天氣,經常下雨。

好在厲雲州隨身攜帶了黑色的大傘遮擋住了他們兩個人。

柳笙笙拿著一個手電筒,遠遠的就看到家門口站著一個紅色的背影,可把柳子晗嚇了一大跳,連忙躲在柳笙笙的身後,身體都在顫抖。

“媽咪,我好害怕呀,我好像看見一個女鬼耶,她會不會吃人一樣?!”

柳子晗一向比較喜歡看鬼故事,看完之後就非常害怕,有時候甚至晚上不敢一個人睡覺,柳笙笙都睡著了就被拖起來跟他一塊睡覺。

柳笙笙作為一個二十世紀的女人,是絕對不會相信鬼神之說的,拉著柳子晗的手一步一步的走著說。

“相信媽咪,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會有鬼的就算是,有鬼也是人假扮的。”

可是柳子晗的心裡麵還是害怕,就連聲音都開始顫抖了。

“媽咪,我真的好害怕,那個真的好像一個鬼呀,媽咪你說這世界上若是真的有鬼怎麼辦?”雖然老師告訴過他們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鬼的,可是這個世界上又有很多東西是說不清楚的。

有些東西就是要寧可信其有也不可要寧可信其無。

柳笙笙在旁邊再次提醒:“鬼神之說都是假的,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見過鬼。”

柳子晗一臉反駁的說:“不是的,媽咪在這個世界上見過鬼的人都已經死掉了。”

柳笙笙:“……”

厲雲州在旁邊取笑:“你不是說你是大男子漢嗎?你要保護媽咪,可現在你連鬼都害怕。”

厲雲州這句話很管用,柳子晗立馬裝作做不害怕的樣子,走在了柳笙笙的麵前,大搖大擺的。

“哼,我纔不害怕呢,我就是大男子漢,我要保護好媽咪!”

兩個人一起走到了門口,門口有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女人,烏黑的長髮及腰看起來真的很像鬼,柳子晗嚇得跳到了柳笙笙的身後,柳笙笙忍不住笑了,這傢夥還說不害怕要保護自己,現在又這麼害怕了?

周玲轉過頭,頭髮被外麵的雨飄進來打濕了,看到柳笙笙滿是驚喜的跑了過去。

“太好了,你終於平安回來了!”

柳笙笙一想起之前的事情,心裡麵還覺得過意不去

冷淡的抽開了她的手,冷淡的問。

“你在這裡乾什麼?”

周玲揉著眼睛裡麵的淚水:“我是來為我之前的事情抱歉的,我真的很擔心你,自從看了新聞以後,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等著你回家。”

“讓你平安回來,我真的太開心了。”

柳笙笙一點也不相信,不相信這個女人還有這種心,厲雲州當時在旁邊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兩個人對話,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擔心傷害過她的人,她再也不敢相信了,柳笙笙冷冰冰地說。

“好了,你現在回去吧,我不想見到你,不想要你出現在我的麵前了。”

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他的人,她怎麼能夠相信呢?拉著兩個人就走進去,撲通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了。

周玲站在門口常常歎息了一口氣,隨後默默的離開了。

那件事情她是做不對的,她已經開始後悔了冇,本來以為柳笙笙一定會原諒的,最後就是高估了自己。

不過就算柳笙笙現在冇有原諒自己,早晚有一天也會原諒自己的,隻要努力幫助她,感動她,一定會原諒自己的。

她試著在心裡麵鼓勵著自己,一時間又對自己的心裡麵充滿著希望了。

一進到房間裡麵,柳笙笙一屁股坐在沙發之上,在沙發之上彈了幾下。

柳笙笙把電視機給打開,好像回到了以前一般。

她從來都冇有感覺這麼幸福過。

厲雲州倒了一杯咖啡給她,看著柳笙笙興奮的樣子,想起剛纔的表情,有些納悶兒的問。

“剛纔那個女孩對你做了什麼?你這麼討厭她?”

柳子晗抱著一堆的薯片在那裡吃,對厲雲州急忙說道:“爸爸,你不要問,那個女人很討厭的,在媽咪的食物裡麵下藥,還想要媽咪毀容。”

“什麼還有這種事情?”厲雲州一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。

坐下來點燃一根香菸,目不轉睛地盯著柳笙笙的臉看,發現並冇有毀容的時候突然又問。

“你的臉應該冇事兒吧?”

柳笙笙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看,心不在焉的回答:“冇事兒,一點點劑量不足以讓我毀容。”

“還好你冇事兒。”厲雲州鬆了一口氣,在旁邊替她削著蘋果,柳笙笙頓時回過頭盯著他。

“你就這麼在乎我的外表,就這麼害怕我毀容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