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笙笙打了一個哈欠,蘇晚晚看到之後就說:“你好像困了哎,要不我送你回家?”

兩人一臉疲倦的走到了卡大廳裡麵,蘇雲雲立馬就站了起來。

“對了,媽媽說他正在商場裡麵逛衣服呢,讓你去接她。”蘇晚晚本來打算送柳笙笙回去的,揉了揉眉心,一臉抱怨的說道。

“這到底是為什麼呀?媽媽為什麼不讓你去接她?偏偏要我一個人去?”

她哥笑著說: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這是媽媽指名點姓的要你去,可能是想要讓你試衣服吧。”

蘇晚晚回過頭看著柳笙笙感覺有些抱歉的說。

“唉,真是對不起,我媽媽一回來就讓我去接她,我隻能讓我這個笨蛋哥哥送你回去了。”

柳笙笙十分無所謂的說道:“沒關係的,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,不用這麼麻煩。”

柳笙笙就是一個特彆隨意的人,可蘇晚晚不願意,畢竟人家來這裡做客,總不可能自己打車回去吧。

那這樣的話豈不是太不像話了。

蘇晚晚拉了拉蘇雲雲的衣服,對柳笙笙說:“不行的,你一個人回去我怎麼放心,到時候厲雲州一定會拿著刀跟著我追,還是讓我哥哥送你回去吧。”

蘇晚晚對蘇雲雲說:“你送我朋友回去吧,一定要安全送到,送到之後給我打一個平安電話,聽到冇有?”

蘇雲雲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,點了點頭說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真的是囉嗦極了,世界上怎麼會有像你這般囉嗦的人?”

“你這波操作有些偏心了,怎麼對我從來都冇有上心過,剛剛認識的朋友就這般的上心。”

蘇晚晚在門口換著鞋子,又戴上了一個好看的帽子:“好,我朋友就交給你了,如有半點閃失,我拿著菜刀追著你砍。”

蘇雲雲做了一個OK的手勢,就帶著柳笙笙一起出去了。

到了柳笙笙家的樓下蘇雲雲停了下來,莫名的感覺有一些熟悉之感,總感覺以前來過這裡卻又不記得了。

“這裡就是你家呀?”蘇雲雲驚訝的看著這個彆墅,這家居然比他們家的還要奢華。

雖然他從來不羨慕這些心裡麵也不過是感歎一下罷了。

“對,謝謝你了。”柳笙笙說著就走了上去,蘇雲雲看著柳笙笙的背影說不出來的心痛。

他真的好難過,真的好倒黴,為什麼喜歡的姑娘不是有男朋友就已經結婚了,還有一個孩子了。

他什麼時候能夠遇見自己的豔遇呀?

厲雲州的心情十分的不好,一整天都被柳笙笙所忽略誤會了。

正坐在樓上抽著煙,趴在欄杆車上瞅著下麵,想要看看柳笙笙什麼時候回來,結果就看到一個男人把柳笙笙送回家,心裡麵更加的難受了。

柳笙笙一上樓就看到厲雲州趴在欄杆上麵抽菸,聽到腳步聲的時候他回過頭看著自己。

厲雲州陰陽怪氣的說:“是誰送你回來的?你為什麼其他男人跟你聊天你就願意,而我跟你說話你卻不願意。”

“看來你對我這個丈夫是不是冇有任何感覺了?”

柳笙笙平靜的語氣說:“你對我有感覺?或許也冇有吧,既然你都對我冇有感覺了,我何要要求我也對你有感覺呢?”

“厲雲州,難道不覺得你這個樣子很過分很自私嗎?”柳笙笙說完就回到了房間裡麵,如同往常一樣把厲雲州給關到了門外。

厲雲州十分難過的撓了撓自己的頭皮,給蘇晚晚打電話,坐在陽台的椅子之上。

拿出了一根香菸點燃,嘴裡麵吐出嫋嫋的香菸,給人一種非常憂愁的感覺。

蘇晚晚正在和自己母親挑選衣服,厲雲州打電話過來之後立馬就接了起來,如同往常一樣,聲音甜甜的。

“這麼晚了還給我打電話,你就不怕嫂子誤會嗎?”

厲雲州擰著眉毛說道:“彆給我開這種玩笑了,話說你帶著我的老婆去玩,為什麼讓彆的男人送我老婆回家?”

“不知道你這種行為是非常危險的麼?”

蘇晚晚那頭的聲音很是嘈雜:“啊?你在說什麼呀?我這裡好吵呀,我聽不到……算了算了,我掛了,以後再聊吧。”

“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,好不好呀?”

蘇晚晚果斷的掛掉了電話。

厲雲州長長的歎息了一口氣,一想起這件事情就來氣了。

厲雲州把手機揣進兜裡,麵朝著客廳裡麵走,都在桌子之上,一瓶一瓶的水往嘴巴裡麵灌。

好像是在喝酒一樣一杯一杯的,像是要把自己給灌醉。

這時候柳子晗揹著書包,臉色沉沉的,神情也是厭厭的,麵部表情的坐在了厲雲州的對麵,坐下來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。

厲雲州抬起眼眸看著小傢夥冇有精神的樣子問。

“你這小夥子怎麼回事,像是冇有精神一樣,是誰欺負你了嗎?”

柳子晗指著厲雲州的額頭:“是你,是你,就是你,就是你欺負了我。”

“你這臭小子開什麼國際玩笑了,我是你的親爸爸,欺負你乾什麼?”

柳子晗兩隻手捧著大大的杯子,又喝了一口水說:“反正就是你欺負了我爸爸,難道你心裡麵還不知道嗎?”

厲雲州的心裡麵還很疑惑,就搖了搖腦袋。

“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柳子晗重重的放下了杯子。

“爸爸媽媽不是說以後你接我上下學嗎?可是你卻忘記了接我放學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會讓我很難過很傷心的!”

厲雲州驚訝的一拍即的腦袋,才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忘記這回事兒了。

便給柳子晗道歉:“對不起,都是爸爸的錯,我確實忘記這件事情了,我給你道歉,你原諒我好不好?”

柳子晗輕輕的哼唧了幾聲,一臉傲嬌的說道:“我也不是不可以原諒你,隻是……隻是我是有條件的,除非爸爸答應我一個要求。”

這小傢夥什麼時候還學會講要求了,畢竟自己理虧,厲雲州點頭同意了。

“好吧,你說什麼要求吧,隻要爸爸能做到的都儘管同意。”

“我想要再要一百萬的零花錢怎麼樣?”

厲雲州做了一個OK的手勢:“當然可以呀,不就是一百萬嗎?我馬上就打到你的卡上。”

一百萬對於厲雲州來說確實是小意思,就如同十塊錢一樣冇有任何的區彆。

“爸爸,我還有一個要求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