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媛媛一臉的不可思議,無辜的眼神彷彿是在責怪她為什麼要懷疑自己的姐姐。

柳笙笙望著那兩瓶維生素髮怔,怎麼可能,那份檔案除了她還會有誰放到自己的房間!

“你撒謊!你一定是先把資料藏好,然後才把維生素拿出來的!”

彼時所有的人都望著崩潰的柳笙笙,而她就像是人贓俱獲的小偷,還是逞強跳腳說自己是清白的。

換誰還會相信?

這個時候,柳媛媛竟然站出來為她說話。

“我覺得這件事很有蹊蹺,媛媛從小就是個善良的孩子,絕不會做出傷害他人的事,現在的證據隻能證明她拿過這份檔案,至於有冇有交給壞人,也還不確定。”

柳笙笙震驚的看著她,不明白她今天怎麼這麼好心。

下一秒,柳媛媛又補充:“如此一來,我們隻要看媛媛的賬戶上有冇有多出的金額不就好了嗎?”

這一提議得到了艾青的讚同,不到最後一刻,她也不願意相信柳笙笙乾出這樣的事。

可是柳媛媛怎麼會如此的好心替自己說話?柳笙笙知道絕對有問題,但是厲父已經派人去查她的銀行賬戶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現在的身份是“柳媛媛”。

想要在這個名字下的賬戶多出一筆大額現金,對於真正的柳媛媛來說,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!

柳媛媛的臉上揚起一絲得逞般的笑容,緊接著,厲父那邊的調查就有了訊息。

“柳媛媛的賬戶上,在前天多出了整整一百萬。”

事情水落石出,柳笙笙成了最大的惡人,作為厲家的兒媳,卻背叛了厲家!

厲雲州深深的望著她,似乎早就看透了她這個人的本質。

“柳媛媛,這就是你來厲家的目的吧?你可掩藏得真好!騙過了所有人!”

“我冇有!”

此刻她說的任何話都像是在狡辯,因為在大家心中,她早已被定了死罪。

柳媛媛則是紅著眼眶,痛心疾首的拉著她的手。

“媛媛啊,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?從小爸媽就教育我們要知恩圖報,不管怎麼說雲州都是你的姐夫,你怎麼能害人家呢?”

姐夫?

她竟然當著所有厲家的人說出來了!

就連厲雲州也被嚇了一跳,連忙把她給拽了回來。

“笙笙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。”

厲雲州低聲對她叮囑。

但是她的話已經傳入了艾青的耳裡,並且嚴肅的質問她:

“你剛纔那句話是什麼意思?雲州怎麼成她姐夫了?雖然媛媛這次犯了錯,但依舊是我們厲家的兒媳,請你注意自己的身份!”

看著艾青在這個時候還在為自己出頭,柳笙笙的心裡既是心酸,又是愧疚。

而說錯話的柳媛媛誇張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嘴,繼而抱歉的解釋: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要這麼說的,就是一激動,所以才說漏嘴的……”

聽完她解釋,艾青更是驚恐的盯著她。

“什麼說漏嘴了?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呢?”

“抱歉伯母,我就是一時嘴快……你就當做什麼都冇聽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