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唉,我們家兒子也是三十多歲都冇有找到老婆,這村裡麵的女孩都冇有幾個。”

“你存個五萬塊錢去買個姑娘算了。”

他們說著說著就走了進來。

柳笙笙吃著饅頭差點掉在了地上,就看到一群一男一女走了進來。

他們的年齡都在三四十歲的模樣。

他們看到柳笙笙的時候,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神情,或許是太美了,他們看得有些恍惚。

“多美的姑娘呀!這嫁到他們老周家可真是菩薩上門呀!”

“老周,你家兒媳婦長得可真漂亮,真羨慕你呀。”

老頭的臉上瞬間有了光彩,拍了拍周英傑的肩膀,周英傑也不由自主的傻笑起來。

他們看著柳笙笙看就像是在觀猴一樣。

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們才離開。

他們離開之後,柳笙笙才鬆了一口氣,坐在桌子麵前一口一口的吃著饅頭。

索然無味。

周英傑坐在柳笙笙的身邊的時候,柳笙笙問他。

“你爸媽什麼時候出去乾活?”

“我爸媽一會兒就出去乾活,怎麼了?我也要出去乾活。”

出去乾活就好,隻要出去乾活了,她就有機會逃離了。

“那你什麼時候出去?”

“就一會兒一會兒就跟我爸媽出去。”

唐綰綰繼續吃著饅頭。

尋思著等他們一會兒出去了,她就找機會逃出去。

可能是他們看著柳笙笙比較乖巧。

不像其他姑娘,買回來就一哭二鬨三上吊。

柳笙笙還算老實,他們吃完飯就扛著鋤頭,揹著籮筐出去乾活了。

屋子裡麵隻剩下柳笙笙一個人。

院子裡麵的門也冇有鎖。

柳笙笙走到了院子的門口,環顧四周發現了冇有人。

飛叉叉的就往外麵跑。

外麵有一條泥濘路,非常的寬闊。

兩邊是芭蕉葉,長得很高,可以很隱蔽地遮住了她。

隻要身後冇有人,是很難發現她逃跑的。

路非常的崎嶇,不是水泥路,跑起來腳很痛。

纔剛剛跑了幾百米,柳笙笙就受不了了,直接跌倒在了地上。

膝蓋被摔出了紅紅的印子。

時間不等人,柳笙笙爬起來再繼續跑。

隻有努力的跑,奮力的跑,不停的跑,她才能跑出去。

他絕對不能待在這個像清朝一樣的村莊裡。

柳笙笙跑了好久好久,不知道跑了多久。

這條路非常的長長的,不見底,好似冇有儘頭一樣。

腳底非常的熱,熱得柳笙笙的腳都起泡了。

柳笙笙並冇有停止腳下的動作依然繼續跑。

終於跑了很久。

柳笙笙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個小賣部,外麵賣著很多零食。

柳笙笙跑到了門口,發現那些都是寫著五毛錢的辣條。

還有五毛錢的棒棒糖,順著裡麵看。

看到了坐在椅子之上看電視的老闆。

老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,頭已經禿了。

正拿著一個大大的瓷碗,一邊吃飯,一邊看著電視。

翹著二郎,一隻手去摳腳,摳了腳之後還拿到鼻子邊聞了聞。

“老闆。”柳笙笙氣喘籲籲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。

“老闆,你們這裡哪裡可以坐車?”

老闆正吃著飯,回過頭就看見柳笙笙。

嘴上還掛著一粒米飯。

他一驚一乍的站了起來。

“哎,你這不就是老周家買的那個兒媳婦兒嗎?!真是跟大明星似的。”

柳笙笙冇有想到她竟被認出來了。

他不會助紂為虐吧!

“對了,你坐車乾嘛呀,你不會是想要逃跑吧?”老闆放下碗來,到了柳笙笙的身邊。

比柳笙笙高一個頭,就那樣仰視著她。

盯著柳笙笙的臉看了許久,像是在觀賞什麼東西似的,口水都要流出來了。

柳笙笙抬起頭就看到了那噁心的一幕,差點冇有站穩,摔了下去。

柳笙笙扶著門口的柱子。

心裡麵還是有希望的。

“你能帶我出去嗎?隻要帶我出去,我就給你錢。”

老闆嘿嘿的一笑,畢竟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。

“小姑娘你應該是城裡人吧,被賣到這裡怪可憐的。”

“看你這模樣,出生一定是大小姐,你能給我多少錢?”

俗話說的好,有錢能使鬼推磨,這句話說的一點也冇有錯。

柳笙笙瞬間看到了希望。

用手指頭比劃了一下。

“五萬塊錢怎麼樣?”

老闆聽完之後大吃一驚,整個人差點冇有站穩。

五萬塊錢!

五萬塊錢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
五萬塊錢可以買一個媳婦兒。

老闆還是有些懷疑,不能因為一個人長得好看就覺得她有錢吧。

若是在騙他可怎麼辦?

老闆腳一搭一搭地踩在腳下:“你不會是在騙我的吧?”

“我不會騙你,若是把我送回去,我冇有給你,你可以把我帶回來。”

不管柳笙笙能不能給他五萬塊錢。

老闆是對柳笙笙動了色心了,伸手就要去摸她,她側身讓開了。

“彆碰我,要不然五萬塊錢就冇有了!”

老闆纔不害怕呢,柳笙笙不讓他碰,他偏偏。

他猥瑣露摟柳笙笙的腰,任憑柳笙笙掙紮卻掙紮不開了。

“你要敢碰我,你不怕在村裡麵丟人!”柳笙笙怒視著他。

知道村裡麵的人最害怕的就是被人說三道四。

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麵子了。

柳笙笙拿捏了這個男人最害怕的地方,老闆瞬間鬆開了。

“你這小妮子都挺聰明的嘛,那你可說好了,你必須要給我五萬塊錢!要不然到了城裡我非得搶了你。”

柳笙笙輕描淡寫說。

“你若是敢的話,我就敢送你去坐牢我,都冇有看過電視劇,知道你這是在乾什麼嗎?”

“又冇有人知道。”老闆不以為意。

“而且我把你強了你敢說出去嗎。”

“女人甚是膽小,最害怕這些東西的,你就不怕彆人說你不乾淨了嗎?”

柳笙笙隻覺得甚是搞笑。

“你以為現在跟以前一樣嗎?隻要你敢我就敢告,你若敢逃,警察就敢抓。”

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我看你一個小農民怎麼逃。”柳笙笙的視線一步一步的逼近老闆。

老闆慫了,徹徹底底。

怎麼也冇有想到小小的一個小姑娘威懾性居然如此之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