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老闆的眼裡,柳笙笙跟掛在客廳裡麵的菩薩長得一樣好看。

莫名有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。

柳笙笙麵無表情的告訴老闆:“隻要你以後,不要做壞事兒多做好事兒。”

“隻要好事兒,不過壞事兒就可以慢慢將功抵過,好事做的越多,你以後享受的就越多。”

“做的好事越多,以後投胎咱們就越來越富有,後麵的日子也會越來越好過。”

對於一個窮苦的人來說,這些東西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。

“我相信姑娘所說的,我就跟著你說的錯。”

“我繼續開了,小姑娘你可坐穩了。”老闆說著又繼續開車。

腦子裡麵滿是之前自己做錯事情之後的悔悟。

柳笙笙看到老闆這個樣子很是欣慰,很是滿意。

經曆四個小時的顛簸,總算是到了小鎮之上。

九點半的小鎮還算得上是熱鬨的,有好幾輛摩托排成一長隊。

隻要有人路過的時候,他們就會叫他們。

明明纔在村子裡麵待了一晚上,可是給柳笙笙的感覺卻是。

她已經離開城市好久好久了。

柳笙笙要去打電話,讓老闆給自己幾塊錢。

老闆直接摸出了十塊錢給他:“去吧,去打電話,我就在這周圍等著你。”

街道好像很老,柳笙笙走進電話亭裡麵。

冇有給厲雲州打電話,而是打給了陳俊傑。

柳笙笙有一個記電話號碼的習慣。

隻要是身邊比較熟的人或者是公司裡麵重要的人,都會把電話號碼給記下來。

如果每次打電話記不住,那將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。

接通電話之後柳笙笙的心跳加速。

“老闆居然是老闆!聽到您的聲音太好了,你知不知道?厲總可擔心你了!”

“那天晚上都在找你,一天晚上都冇有睡覺,現在喝醉了正睡在大街之上呢。”

陳俊傑正坐在花壇之上。

而厲雲州直接躺到了綠化道裡麵,七叉八仰的,喝醉了不省人事。

外麵的風呼啦啦的吹著。

陳俊傑迎風對著柳笙笙興奮不已的說:“你現在在哪裡呀?我馬上就過來接你。”

那老傢夥準備給她錢,讓她自己坐車回家。

坐在電話亭裡麵柳笙笙感覺有些悶人。

“我有點事兒,我明天就回來,彆擔心我,我好著呢。”

這可把陳俊傑給嚇得要死,陳俊傑還以為柳笙笙被人綁架了。

如今聽到好端端的,終於送了一口氣。

不斷不斷的拍著胸脯,厲雲州方纔喝過的酒一飲而儘。

“真是太好了,老闆看見你冇事就太好了,那你明天什麼時候能夠到呢?”

“明天下午五點鐘。”

“這麼晚呀。”不知道為什麼,這段時間都冇有見到柳笙笙,莫名有一種想念她的感覺。

畢竟這麼漂亮的一個美人,誰不想多看一看呢?

“已經不玩了,你們等著就行了,你跟厲雲州說我冇事兒。”

柳笙笙也不知道為啥,聽到對方有些難受的時候她也心疼了。

原來……這個男人也會心疼她的嗎?

柳笙笙打完電話之後擦乾了眼淚,走出去顯得有些魂不守舍。

老闆正坐在三輪車之上等著她抽著煙。

見她回來了立馬把腳給放了下來。

“姑娘你怎麼哭了?是不是想家人了?”老闆的心裡麵莫名有些理解了。

那麼漂亮一個小姑娘就被賣到山裡麵來,若是自己的女兒也被這樣的話,那他也很難受。

當初自己就是一個混蛋!

怎麼能有那麼噁心的想法呢?!

他可真是一個混蛋!

希望以後他做些好事,菩薩能夠原諒他。

柳笙笙跨到了三輪車之上坐著:“冇事兒,你帶我去車站吧,我要買票,今天晚上就坐車。”

“這麼快就要走了嗎?要不晚上找一個旅館歇歇?”

“我是一個小老闆,還是有些小錢的。”老闆拍著自己的胸脯說。

在這種是非之地,柳笙笙隻想要離開。

她很害怕,如果自己再不離開的話,恐怕以後就離開不了了。

“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“有什麼好害怕的,有我在,我會保護好你的。”

“就是因為你,所以我會覺得不安全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闆的心裡麵也很後悔風,他確實破壞了自己在小姑娘心裡麵的形象。

老闆開著三輛車繼續朝著車站的方向開,晚上的風很冷,刮在兩個人的臉上都很痛。

三輪車很舊,開在風裡麵,咯吱咯吱響著難聽死了。

柳笙笙恨不得捂著耳朵,最討厭的就是聽這種聲音了。

“等到了城裡我給你轉錢,換一輛三輪車吧。”

老闆不願意了,“不行的,我要多做好事兒,況且我帶你離開這裡,是我自願的,並不是買賣。”

老闆的心裡麵也納悶,她不是一直和錢是最好的朋友。

畢竟誰會和錢過不去呢。

可這會兒為什麼他心裡麵冇有半點想要錢的感覺呢?

車子到了車站,老闆給他買了票,可是大巴卻是明天早上七點半的車子。

柳笙笙思緒萬千,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。

忙活了這麼久,今天晚上終究是走不了的。

老闆說:“冇有辦法了,咱們打個旅館吧,放心,我不敢打你的壞主意,我絕對是正經人。”

在玄學的威嚴之下,這傢夥看起來勉強像是一個正經人了。

反正也隻能明天早上走了,柳笙笙終於妥協了。

超過了幾個街道,柳笙笙跟著老闆一起來。

到了舊房子的門口,牆皮都掉下來了,看起來很久了。

柳笙笙跟著老闆一起走了進去。

櫃檯前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。

捲髮,紅唇,濃妝,年紀大,可是卻有一股風情的感覺。

柳笙笙心想,這個女人年輕的時候定是風情萬種。

“開房。”老闆直接把錢甩到櫃檯之上。

老闆娘拿著那一百塊錢左看右看,看到是真的才放到了抽屜裡麵。

看見柳笙笙的時候,薄唇緊緊的抿在了一起。

嘴巴裡麵嘀咕著。

“現在的小姑娘呀,這是咋回事呀?好好的就是不學好~”

“可真是可憐~可惜一副好麵孔喲。”

“便宜這老色鬼咯~”

老闆娘從抽屜裡麵拿出來五十塊錢推了過去,鄙視看著老闆。

“找你的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