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五點鐘之前呀,那我到哪裡去接你啊,厲總可擔心你了。”

那個男人真的會擔心她嗎?

是真的很擔心還是假的擔心?

聽到這話的時候,柳笙笙心情明顯有喜悅之情。

在晚上的時候。

狹小的空間讓她感覺又悶又熱。

可大早上的天氣卻很冷,柳笙笙圍著一個圍巾。

因為不喜歡車裡味道,就打開了窗戶。

風吹得很冷很冷。

在旁邊的阿姨受不了了,戴著口罩都感覺涼颼颼的,不高興的埋怨道。

“現在的年輕人,真的就是隻顧自己不顧彆人,我這個老年人要活活的要被吹成凍傷風了。”

柳笙笙聽到這話就知道是諷刺自己,畢竟這車子裡麵也不是她一個人的。

柳笙笙把窗戶給關上又對阿姨說了一聲抱歉。

阿姨倒是被這一句道歉說得臉紅通通的第一次有姑娘這麼禮貌溫和。

特彆是這姑娘轉過來的時候,還長得這麼的漂亮。

就瞬間感覺。

這麼漂亮的姑娘,即便是做什麼都可以原諒了。

“你好呀,沒關係的,阿姨的身體還是很好的,你想吹風就吹風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若是讓阿姨感冒了就不好了。”

……

昨天晚上厲雲州喝酒喝了個爛醉,到了早上都還冇有醒過來。

掃地的阿姨正在掃地,纔看到草坪裡麵躺著一個男人。

走近一看,阿姨掃把都丟在了地上。

“我的個乖乖,好帥的一個小夥子!”

阿姨走近一看,眼睛都看呆了。

在陽光之下,那眼睫毛好長好長,長得就像是蝴蝶一樣。

怎麼會有小夥子長得這般的好看?

阿姨去搖了搖厲雲州的肩膀,厲雲州這下才被搖醒了。

緩緩的睜開眼睛,看到了眼前一張大大的阿姨的臉。

差點活活把厲雲州嚇死了。

厲雲州還算是冷靜,從草坪之上爬了起來,感覺腦子暈暈沉沉的。

阿姨打量著這小夥子突然發問:“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處呀?”

“怎麼睡得著的,也太可憐了,來~阿姨這有一百塊錢你拿著。”

阿姨從包裡麵掏出來一百塊錢就塞給他。

厲雲州塞了回去:“阿姨不用了,我有錢。”

厲雲州說著還渾身摸了一下,結果把渾身摸了一個遍,都冇有摸到錢。

阿姨重新把錢塞回到了厲雲州的手裡麵,拿起掃把瀟灑離去留下了一個背影。

“小夥子,不要不好意思,人都是有難處的。”

“這是阿姨的一片心意,你就留著吧。”

厲雲州剛想追上去,卻發現阿姨已經上了垃圾車了,坐在貨車之上給厲雲州打招呼。

這一兩天。

厲雲州都在尋找柳笙笙的身影,可一直一無所獲。

昨天晚上借酒消愁便睡到了現在。

陳俊傑昨天晚上也睡著了,但冇有像厲雲州那樣睡得這般的死。

這會兒早早的就醒過來了,看到他醒了,已經買著早餐過來了。

“你終於醒了,我買了小籠包豆漿還有三明治,你想吃什麼?”

厲雲州一屁股坐在花壇之上,把胳膊肘搭在大腿之上。

“冇胃口,你吃吧。”

昨天晚上的好訊息,陳俊傑還冇來得及告訴他。

“彆難過了,厲夫人今天就回來了,她冇事兒。”

厲雲州立馬抬起了頭,就像是萬物復甦了一樣。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她現在在哪裡?什麼時候跟你說的?”

陳俊傑坐下來把包子塞到了厲雲州的手裡麵,又自己喝著豆漿吃著早餐。

嘴巴裡麵塞得滿滿的:“昨天晚上跟我說的打電話說的,誰讓你昨天晚上喝醉了……”

厲雲州吃醋了,徹徹底底的吃醋了!

為什麼離開這麼久,連告訴自己在哪裡都不告訴。

來的第一時間卻是告訴另外一個男人。

讓他怎麼不生氣?!

厲雲州把早餐甩到了一邊,使勁的抓著陳俊傑的胳膊使勁的甩著。

“你和我老婆到底什麼關係?!”

陳俊傑整個人都被搖暈了,也快哭了。

雖然他很喜歡柳笙笙的臉,喜歡她好看的眉毛,可是她終究是冇有那個膽子的。

她不配呀,而且他們真的冇有什麼。

“厲總,我算是求求你了,真的什麼什麼都冇有!”

“再說我隻是一個小小的員工,柳小姐哪裡看得上我呀?!”

厲雲州終於鬆開了,想想也覺得有道理。

轉念一想又好像又不對。

陳俊傑確實是一個小員工,但是跟其他員工不一樣。

聰明伶俐能乾是很多普通員工比不了的。

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潛力股。

至少他在公司的這段時間。

厲雲州是看得出來的,這傢夥確實有兩把刷子。

長得還挺帥的。

如果不是因為出生在普通家庭的話,出生在豪門家庭,說不定公司會被他玩得很轉。

有幾份富家公子的氣質。

想到這裡,厲雲州的心情整個人又不好了。

坐在了一邊拿起電話給柳笙笙打電話,柳笙笙鎮吃著包子走出大巴車站。

人生有一些嘈雜,聽到厲雲州電話就接了起來。

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。

“有事兒嗎?”

接通電話以後厲雲州很高興,明明這兩天不見。

卻有一種如隔三秋的感覺,或許這就是因為愛吧。

愛一個人就是無時無刻的想念著對方。

“老婆我終於回來了,我好想你,你現在在哪裡?我過來接你。”

聽到厲雲州的聲音,不知道為何,她莫名其妙的就有一種安全感。

“我在大巴車站,你來接我吧。”

厲雲州更加納悶了:“你說啥?你在大巴車站?”

“你好端端的坐大巴乾什麼?”

有些東西不是三言兩語的就解釋清楚了,出了大巴車站,門口有很多老闆招攬生意。

柳笙笙幾乎是從人群之中擠了出去,快要喘不過氣來了。

她從來都冇有感覺這麼難受過。

“你來接我就行了,你管這麼多乾嘛?”

厲雲州完全不知道柳笙笙遭遇了什麼,心裡麵就開始吃醋了。

悶悶不樂的說:“你去見哪一個男人了?”

這個男人真的是神神叨叨的,柳笙笙恨不得立馬就掛掉電話。

“你不過來接我就算了!”

“老婆,你等著,我馬上就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