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笙笙上樓了以後,兩個人就麵麵相覷,

特彆是柳子晗。

整個小臉都皺在了一起,看起來還挺可愛的。

他嘴巴上還糊了一些奶油蛋糕,一副快要哭的表情望著厲雲州。

“爸爸,這可怎麼辦啊?”

“媽媽一個人上下班,我不放心,太危險了。”

厲雲州索然無味的吃著東西,也冇有辦法的歎息了一口氣:“我也冇有辦法啊,你媽咪不讓我,你說我應該咋辦啊。”

柳子晗說:“爸爸,你這麼聰明就不能想想辦法嗎?”

“難道你忍心看見媽咪再次被綁架,然後再次受苦受難嗎?”

厲雲州愁眉苦臉。

那可是他心愛的女人,捧在手心裡麵的老婆,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婆被綁架。

然後又被欺負呢?

厲雲州放下筷子,沉思許久以後摸著柳子晗的腦袋說:“儘管放心好了,爸爸一定會好好想辦法的,下次絕對不會把媽咪搞丟了。”

“也不會讓媽咪再次被綁架了,再也不會讓媽咪再次被欺負了。”

柳子晗聽到厲雲州這樣說,總算是放心了不少。

但還是有點好奇:“爸爸,是什麼辦法啊,可以跟我說說嗎?”

厲雲州神秘一笑:“這個嘛,這個是一個秘密,以後再跟你說。”

柳子晗失落的去吃東西,看著厲雲州上樓以後不滿的哼唧了幾聲:

“爸爸也太小氣了吧!連這種東西都不告訴我!”

“小氣鬼,喝涼水。”

第二天,柳笙笙都冇有休息,正常上班。

柳笙笙在辦公室裡麵啪啪啪的打著字,助理抱著檔案進來說:“最近有逸新方案,如果和襯總合作,那再好不過了。”

柳笙笙衝她點頭,然後說:“好,我知道了,一會兒我打電話去。”

助理離開以後,柳笙笙翻開了抽屜,在眾多名片裡麵找到了陳強的名片。

坐直了身體,照著名片打了過去。

陳強,也算是商業大佬,公司的資產和厲雲州的公司不相上下,很是高冷。

柳笙笙接到電話以後率先開口:“陳總好。”

陳強認出來了柳笙笙的聲音,很是熱情:“好啊~柳小姐,我實在是太高興了,能接到柳小姐的電話真的很開心。”

“這是我的榮幸。”

陳強的話有點多,柳笙笙總感覺說話多多少少有些不正常,蹙眉說道:“陳總,我今天找你是有事的,想要跟你談談合作的事情。”

陳強一聽又假裝聽不懂,嬉皮笑臉的說:“合作?什麼合作?柳小姐跟我還有什麼要合作的嗎?”

“況且,你不是有一個很厲害地方老公,還需要找外人嗎?”

柳笙笙的眉頭皺得跟緊了,不知道這傢夥再說什麼,壓製住內心的生氣。

“這世界上的公司千千萬萬,如果我隻找他一個人,那多冇勁。”

“況且,我是我,他是他。”

“我的公司跟他的公司是兩個獨立的個體,不需要綁在一起,想要發展,也要依靠其他的公司才行。”

“怎麼樣?陳老闆?要不要考慮一下。”

陳強爽快一拍桌子:“好啊!明天我們就朝一個地方談一談吧?”

柳笙笙掛掉電話以後心情很好,吃完中午飯就忙工作,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,柳笙笙一邊吃著手抓餅一邊下樓。

柳笙笙正想找自己的車子開,就看見了厲雲州的車子停在了她麵前,還衝她打招呼。

“你怎麼來了?不是不讓你來接我嗎?”

“我又不是小朋友了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”

厲雲州下車以後紳士的打開車門,“這有什麼,請~”

柳笙笙抿嘴笑了一下,就鑽了進去。

其實心裡麵說不開心那是假的,至少,她能感覺到,這個男人確實還是有些在乎她的。

柳笙笙坐在車子上喝水,看著前方說:“以後我不用你來接我了,我可以自己回家。”

柳笙笙本來以為這個男人會反駁自己的話,冇想到厲雲州下一秒就說:“好啊,就這一次,以後我都讓你一個人回家。”

柳笙笙驚呆了,回頭看著厲雲州微笑的側臉,整個人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居然說,好吧!

柳笙笙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冇事,厲雲州要接送自己回家的時候一個勁的不要他接送,可是他一旦同意了自己。

又莫名的覺得心裡冇有那麼好受了。

柳笙笙躺在了椅子之上,好像被抽調氣的氣球,有一些賭氣的說:“很好,很好,厲雲州。以後你都不要過來接我了。”

“永遠,永遠,而且,你也不要出現在我家的=公司樓下,彆讓我看見你。”柳笙笙心情很不好的說。

她很懷疑,這個男人是根本就不懂女人的。

厲雲州開著車子,越聽越覺得這女人說話有些不對勁,把車子停在門口了以後說:“你怎麼了?生氣了嗎?你是想要我每天接送你嗎?”

厲雲州打開了車門壞笑。

柳笙笙把他推開走到了前麵,“你想多了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以後我不讓你送,就不要。”

反正你說什麼都是冇有用的。

厲雲州也不說什麼了,無奈的搖搖頭就跟上去了。

有時候啊,他真的不搞懂女人這種生物,感覺女人就是口是心非。

明明想,但是還是說不想,實在是讓人感覺疑惑極了。

吃完飯以後,厲雲州悄咪咪的把她拉到了屋子裡麵。

兩人麵對麵坐著,柳笙笙問他:“有事快說。”

厲雲州從身後拿出來一個盒子遞給她:“這是送給你的東西,你看看,你喜歡嗎?”

柳笙笙帶著疑惑把這個東西給打開,看到是一個手鐲的時候詫異看向厲雲州。

“你給我送桌子乾什麼?”其實,柳笙笙對首飾無感,平時也不戴,但看見這個玩意金銀剔透的時候莫名又很喜歡。

柳笙笙看見他抓住了她的手,慢慢給戴上了,在燈光下,這鐲子戴在她手上很好看。

皮膚被襯托得更加的潔白無瑕了。

柳笙笙很是滿意。

厲雲州抓住了她手說:“你不看看嗎?這鐲子上有機關。”-